栏目导航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
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地址:
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 >
【小说连载】李杰/霸王锤(四)
浏览: 发布日期:2019-05-08

李杰,笔名渭水,大学本科学历,高级政工师,安徽省砀山县人,现居陕西省咸阳市。80年代初开始发表作品,三集电视连续剧《路》曾在中央电视台、陕西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获1987年铁道部全路系统优秀电视剧创作一等奖;报告文学《山丹丹花开黄土坡》、《战地黄花映玉屏》等30余篇,分别发表在《科技日报》、《工人日报》、香港《大公报》等报刊;中篇小说《山色》、《大戈壁》发表在《中国铁路文艺》上;短篇小说《红花白藕青荷叶》获2000年全国短篇小说征文一等奖;散文《七月的礼赞》、《菜卷里的岁月》、《黄河湿地观天鹅》等二十余篇被中国西部散文学会选刊、东方散文杂志刊载;著有长篇小说《血脉》。根据小说《血脉》自行改编的50集电视剧文学剧本由成都天府影视进行了推介。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

霸王锤

(四)

“是秦翔哇,你们这是——”小东北知道这几个人的底细,也就来个赖话当做好话听,不予他们过分计较。

秦翔在小东北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说:“哥几个听说这两位的锤技颇有独到之处,特意来观瞻观瞻。不打扰几位吧?”

“秦翔,你怕不是来看锤技的吧?你想看的人在那呢!”一个大家都把她叫做糖栗子的小个子女工,拿话逗着秦翔,同时,眼睛瞄向正在加火烧水的韩婷婷。

韩婷婷只顾埋头往火堆里添加着干牛粪,对那边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还是廖秀菊用捡牛粪的叉子捅了韩婷婷一下,韩婷婷这才抬起头来。

“干啥,你——”

“他来了!”

“谁?”

“自己看嘛!”

韩婷婷这才转脸看到了那个正冲着自己抛媚眼的秦翔。

韩婷婷的脸一下寒了下来,抓起手边上的一只筐子,狠狠地朝着正挤眉弄眼的糖栗子扔了过去。

“好!”马建国拍着手从地上站了起来,高声道:“对那些有眼无珠的就该这样!”

秦翔不干了,上来一把扯住马建国的衣领,怒道:“你他妈说谁有眼无珠?!”

“把手松开!”一旁的田贵贵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的那团怒火早已升腾起来。

“你小子就是那个田贵贵吧?”秦翔一脸的妒忌和不屑“一个乡巴佬,不就是那几下梅花锤吗,在老子面前傲个屁哇!”那个“屁”字还没出口,就被田贵贵一记老拳砸在了鼻梁骨上,马建国也没闲着,手腕一翻,胳膊肘顺势一转,被打得晕头转向满脸是血的秦翔便被拧着臂膀压在了地上。

跟随秦翔一起来的那几个没料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愣了一愣之后,便皮大衣一甩攥着老拳就要一拥而上。韩婷婷和廖秀菊也没料到田贵贵和马建国会毫不示弱的对着大块头秦翔的挑衅突然下手,眼见着这平日里傲气十足威风八面的的秦翔眨眼功夫竟落了个如此不堪的下场,正准备为田贵贵、马建国喝彩鼓掌,却又发现对方人多势众就要对田贵贵、马建国大打出手,情急之下,便于几个要好的姐妹一起围拢过来。却见小东北抄起一根钢钎,跳到田贵贵、马建国的面前,冲着那几个作势欲扑的家伙大喊道:“这里是女工排的工地,谁要是敢放肆,老子就对他不客气!”这几个小子都在女工排打过增援当过锤手,多少知道一些小东北底细,这个在部队当过侦察兵的家伙,早就练就了一身徒手格斗的技能,真要动起手来,别看他们人多,那也是白送,更何况秦翔还在对方的手上!

哥几个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双方竟弩拔弓张地僵持在了那里。

“哈,这里干啥呢,练把式呢?”

一个头戴狐皮帽子,腰间系着一根导火线,手上拎着柄八磅铁锤的汉子“蹬蹬蹬”地赶了过来。光听那嗓门,小东北和韩婷婷、廖秀菊一帮娘子军一脸的紧张就烟消云散了。

来人正是连长郭山娃!

围着田贵贵、马建国和小东北的那几个哥们,顿时吓得脸也白了,腿也软了。有两个撒丫子想溜,郭山娃只“哼”了一声,就又大气也不敢喘地乖乖蹲到那了。

郭小江裹紧皮大衣,半仰在阳坡上,正一边晒太阳,一边麻拉着眼皮听孙连仲给工友们讲笑话。孙连仲的笑话刚开了一个头,郭小江便被鲁宝贵叫起来了。鲁宝贵用手一指跟在他身后走过来的那个一头白发的姜天义,说:“连队下午要检查卫生,你给老姜搭个手,回去把排里的卫生整治整治。”

“这么多人,为啥派我去?”郭小江一脸的不乐意。

“哪有那么多的为啥,让你去你就去!”鲁宝贵呵斥道。

“你是不放心,专门给老姜头弄个盯梢的吧?”郭小江慢慢吞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鲁宝贵朝郭小江腚上撩腿就是一脚,说:“哪那么多废话!”

从工地到驻地有将近两公里的路程,郭小江在前,姜天义在后,俩人只是闷头走路,谁也不跟谁说话。

【小说连载】李杰/霸王锤(四)

公司地址:

联系电话: